热血与时间赛跑 保种中心抢救逾3万种植物

  • 作者:
  • 时间:2020-07-23
热血与时间赛跑 保种中心抢救逾3万种植物

辜严倬云植物保种中心,是全球最重要的热带植物庇护所,收藏超过 3 万种来自世界各地的植物。不但协助索罗门群岛进行植物复育,近年更跨足鸡、乌龟与青蛙的保种工作。

坐落于屏东县高树乡,辜严倬云植物保种中心(KBCC),受国际认证,是现今世上物种最丰富的热带植物园。保种中心执行长李家维受访指出,在他担任国立自然科学博物馆馆长任内,就深刻体认人类将会面临严苛的环境挑战,植物保种势在必行。

他说,原本他的规划是向政府争取预算,在科博馆辖下建立一个保种中心,并与民间相关机构合作,达成植物保育目的。但是他的性子急,政府部门的行政效率跟不上,加上法规限制,成立保种中心的路迢迢。

「前前后后一年半,一间温室都盖不起来,我真的很着急」,李家维回忆,保种是一个跟时间赛跑的工作,不能被僵化的体制束缚,否则大家的热情都会被消磨殆尽。因此他念头一转,化身为业务员,带着这项计画到处向朋友推销,以私人企业赞助的方式打造这艘热带植物方舟。

几经寻觅后,好友辜成允点头,并承诺台泥企业将独家支持这项计画 20 年, 2008 年保种中心正式开幕,包括前中研院长李远哲、翁启惠等学术界重要人士都出席。

截至今年 7 月,KBCC 蒐藏的植物共有 16 种类群,总计 3 万 3309 种物种,其中兰科、凤梨科、秋海棠科、蕨类与苔藓的植物种类蒐藏,均是世界第一。

虽然 KBCC 并不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致力于植物物种保存的植物园,但是数量却是世界第一。李家维指出,英国伦敦皇家植物园蒐藏约 1 万 8000 种;密苏里植物园蒐藏约 1 万 7500 种;中国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的蒐藏数约 1 万 3000 种。KBCC 的数量均远高于这些世界主要的植物园。

5 个寒暑 台植物学家留住索罗门森林记忆

只在台湾进行保种工作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在世界上某个没有被关照到的角落,或许有更多的植物因为各种人为与环境因素,濒临灭绝。感受到急迫性的李家维开始把眼光放得更远、更广,此时映入他眼帘的是台湾在南太平洋的友邦,索罗门群岛。起心动念的代价就是 5 个寒暑、每年至少 3 个月扎根在索罗门的潮湿闷热、布满蚊虫的森林之间。

2013 年,在国际知名的植物学家小山铁夫牵线下,保种中心的团队与国际合作发展基金会开始「索罗门群岛资源植物调查暨植物誌编纂计画」(俗称索罗门计画)。

李家维说明,索罗门群岛的面积比台湾小,但是植物种类非常惊人,超过 7000 种,主要是蕨类与裸子植物,对于植物採集与研究而言是非常珍贵的地方,却由于森林被过度砍伐,部分物种濒临绝种。因此除了植物採集外,协助索罗门建立自身的植物资料库、训练当地的保种专业人员,都是计画的一环。

谈到这里,李家维也分享了一段小故事。保种中心的研究团队抵达索罗门群岛后第一件事,并不是立刻开始採集工作,而是打开了两个从台湾运抵当地的建材,这群植物学家在索罗门的第一个工作,是在当地建设两个现代化花房,做为保存与培育植物的基地。

索罗门群岛当地的自然环境受到伐木业的破坏,不少植物面临灭绝。「当地的伐木业多是华人经营,砍伐的木材大多送到中国,也有少部分运往台湾。但讽刺却也幸运的是,有 20 多个来自台湾的植物学家试图保护当地的植物」,李家维用这句话定义了这项计画。

为期 5 年的计画在 2017 年暂告一段落,李家维回忆,在索罗门的 5 年间,研究团队一共带回 5000 株的各式植物,其中包含 502 种兰花,有 83 种是当时学界并不认识的新种;带回的蕨类将近 400 种。

这项计画的部分成果化做了两本植物图鉴传世,分别为「索罗门群岛植物图鉴」、「索罗门群岛蕨类植物图誌」;国家地理频道也跟拍了这项计画并製成纪录片「绽放真台湾:终极英雄-植物猎人篇」,虽然不是保种中心第一次上电视,却是第一次让台湾民众看见他们在险峻的丛林之中採集的真实情况。

索罗门经验的成功鼓舞了保种中心,因此在索罗门任务进行的同时,再度开展了新的计画。 2016 年,研究团队造访当时仍有邦交关係的圣多美普林西比,打算複製索罗门模式,不过研究进行没多久,两国就断交了,这项计画也无疾而终。不过即便如此,研究团队仍有所获,李家维表示当时採集到了仅在当地生长而且濒临绝种的一种秋海棠,并成功在保种中心复育。

近年来,随着海平面上升,大洋洲的友邦吉里巴斯面临可能被海淹没的危机,当地丰富、独有的植物也岌岌可危,保种中心目前也投入抢救工作,希望能将这些植物引出并异地复育,避免灭绝的结果。

「不管在哪一国做这些事,都是保种中心设立时的主要目标」,李家维这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