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争8年解散在即‧白小保校工委述苦乐

  • 作者:
  • 时间:2020-07-12
斗争8年解散在即‧白小保校工委述苦乐(雪兰莪‧八打灵再也)白沙罗中华小学重新启用至今已经一週年,曾经为保住校园抗争8年白小保校工委会也终告功成身退,不久后就要解散了,届时,“白小”正式走入历史。从前白小师生用作上课的阮梁圣公庙过去一年从未如此的平静过,偶尔还有村民到来闲话家常,细说白小的现况,还有那些记忆犹新的8年保校运动和泪水。回顾工委会过去8年的保校斗争,白小风波停息虽已事隔一年了,但白小保校工委会代主席邱俊华还是感慨万千,他说,保校的工作竟然持续了8年,他们引颈长盼,终于等到“铁树开花”的这一天。“当初做梦也没想到,这间社区学校能够在发展的洪流下重开,我们能够走到这一天,真的非常很感激那些曾经出钱出力,每一位鼓励着我们的各方人士。”感激各界出钱出力这些年来,工委会上下为了保校运动,吃不饱、坐不安、睡不好,这是因为保校运动是日以继夜地的工作,这边要向外力施压,以便重开学校,那边厢要确保学生在阮梁圣公庙上课顺利和照顾,无一刻可以鬆懈。由村民组成的保校工委会在“乱局”下成立后迅速投入工作,根本顾不了谁有经验、下一步该如何等等的问题。有的问题更是说来就来,直教工委会们措手不及。他说,保校工委们都说,8年不算长,但他们历经的风雨数也数不清,而且,有许多都是天有不测之风云。“像金记(餐饮承包商)在阮梁圣公庙里搭建的铁棚只供晚宴使用,没想到一顶就顶了几年,直到被那场暴风雨吹倒。”“那时候我们想到,这次可惨了,铁棚都被吹走了,学生和家长肯定受到惊吓,万一家长都不敢再送孩子来上课,白小就无法继续下去了。”工委会正在烦恼着该如何安抚家长和师生同时,又要解决重新搭建铁棚和维修庙里基设的问题,可说是工委会的一大考验。“令我们感到欣慰的是,风灾发生后,家长坚持把孩子留下,这使我们鬆了一口气,迅速恢复学校的原状,让师生得以继续上课。”他坦承,他非常敬佩白小的家长们,因为对方给了工委会很大的勇气和鼓励,让他们更努力斗争下去。“谁又有想到,保校工委会主席熊玉生在308过后就走了,还没有看到白小重开……。”他说,有机会参与保校运动的人,对这一切一切肯定会有感觉,“不管你来自何方、你是甚幺党派甚幺人,我们确实流下了不少泪水,这些我们永远记得。”阮梁圣公庙陪度过风雨白沙罗新村阮梁圣公庙和白小有紧密的关係,如果没有阮梁圣公庙这个避风港,白小师生和白小保校工委会也无法咬紧牙关捱过8个年头,还能亲眼见证白沙罗中华小学启用的这一天。曾经以货柜箱当课堂、厨房作小型食堂、7月半歌台式“礼堂”的阮梁圣公庙是白小原校缩影,地方虽简陋混杂,白小的师生却在这里度过了8年的小学生涯。如今踏进阮梁圣公庙,昔日拥挤的摆设和书香气息不再,取而代之的是经粉刷翻新的社区庙堂,庙里飘来阵阵香烛味。白小保校工委会成员和村民不时都会回到庙里聊天乘凉,有者已经习惯定时到庙里“帮忙”,抵达庙堂时,才发现白小的学生都在对面的中华小学上课了。自从白沙罗中华小学重新启用、白小师生不再需要回到庙里上课后,阮梁圣公庙获得工委会捐助2万令吉,以示感激庙堂过去8年来对白小保校运动的贡献。其中1万5000令吉已用于翻新和维修庙堂设施用途。战友:庙堂空了读书声却不散与其他保校工委会并肩多年的工委会副主席黄金凤受访时提到,白小风波已经事过境迁,但是,心里仍对白小感到不舍,只能叹息“人有悲欢离合”,白小既然重开了,也应该面对学生回到校园生活的事实。她说,过去全马各地的社团、华团、非政府组织、各党各派的人都来慰问和支持他们,并提供经济上的援助,整个阮梁圣公庙都热闹起来。工委会成员看着学生到庙里上课,并参与每项活动的筹办工作,至今,货柜箱教室搬走了,师生不再到庙里上课,但是,师生们字圆腔正的读书声余音绕樑,在他们心里永远挥之不散。黄金凤说,每年的首六个月也是工委会及师生们为筹备一年一度的週年晚宴而感到最忙碌的时候,也是他们感到最快活的时光。“我最记得,每年的一到6月是我们最忙碌的时候,因为大家都为了筹办一年一度的筹款晚宴而忙着排演,这样闹哄哄又过了一天。”黄金凤说,如今踏进庙堂,已经没有那种货柜箱、桌椅、教材摆到满的感觉,而是空蕩蕩的一片,异常的寂静和落寞。工委会代主席邱俊华则有不同想法,他说,虽然庙堂变空蕩了,但是,每当有人前来参观时,会感到“开朗”许多,不再有过往保校未成功的那种“沉重感”。旁边两名工委缓缓点头,说得也是。贷学金託管手尾待完成白小保校工委会目前还未能解散,白小保校工委会代主席邱俊华解释说,这是因为工委会所成立并交託董总全权管理的大学贷学金还有手尾必须跟进。那甚幺时候解散?他说:快了、快了。他并非对工委会感到不舍,相反的,他只觉得没必要的人力、物力继续耗费下去,只会增加华社的负担。“中华小学已经启用一年了,工委会的任务也暂告一段落,当然,我也不想有第二次的白小风波重演,要我们工委会再度启动,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事。”白沙罗中华小学重新启用后,白小的纠纷还没有完全划上休止符,保校工委会和村民们都说是为了华教、华社着想,只不过要达到共识的时候,大家的意见往往各有不同。邱俊华认为,母语教育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既然白小已经重开了,名字虽然更换,但是白小还是维持了华小的本质、还是属于华社的一份子,其他的他们也管不了了。他声称,如果有需要,他们依旧会为华教挺身,并与大家分享他们过去的保校经验。“如果没有必要,就不要再浪费人力和金钱,这只会教华社更沉重。”重开第二学年50新生报读白沙罗中华小学(白小原校)重新启用的第二个学年传来佳音,有超过50名新生报名入读一年级,届时,一年级将从原有的一班倍增至两班。2010年是中华小学启用的第二年,此校校长白春美接受《》访问时声称,截至2009年杪,全校共有110名学生,预料2010年的开学日,全校将有超过150名学生。她说,此校目前一至六年级各有一班,由于有超过50名新生已经报名入读此校,因此,开课日的一年级班将增加至2班。“这是因为一年级新生已经超过50人,我们已向教育部要求增加一年级的班数。”她透露,大多数新生都是当地村民或灵市一带居民的子女。你知道吗?白小保校运动事件簿◆1995年白小董事部向教育部申请分校。◆1999年白小董事部再度向教育部申请分校或迁校。◆2000年5月教育部来函,同意白小迁校至丽阳镇。村民成立“白沙罗新村反对华小搬迁行动委会员”,之后改名为“保留原校,争取分校”委员会。◆开学日,师生发现校门深锁,教育部在没有通知校方的情况下正式关闭白小,原校学生暂时到万达镇的培才二校共校上课。工委会坚决争取原校重开,在阮梁圣公庙中以货柜箱搭建临时课室,留下来的145名学生在义务教师教导下,继续完成小学课程。9月19日丽阳镇白小新校正式启用,在万达镇与培才二校共校近一年后,结束了一段寄人篱下的日子。白小原校照旧正常上课。◆2002年3之23日教育局来信,以没有在政府承认的学校上课为由,拒绝白小原校六年级学生的UPSR报考申请。后来工委会发动全国华社团体的力争下,终获批准。◆2003年1月推动“一人一元救白小”筹款。◆2004年3月会提呈《白小大选诉求》,提出重开白小要求,未获处理。◆第6届白小原校毕业典礼,第一批为数11名在白小完成完整6年教育的学生毕业。◆白小原校师生、保校工委会及村民坚持要在校内举办开学礼,与原校保安员发生争执。事后,在林传盛的调解下,管理员打开小门让大家进入。2月7日时任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说,政府对是否重开白沙罗华小原校,已有定案。他已指示时任教育部长希山慕丁处理此事。2月19日希山慕丁召见熊玉生及周美芬,一同商讨重新启用白小原校的课题。希山表明,白小迁校风波是个必须解决的问题,校舍不能永远空置。3月10日熊玉生病逝。希山指出,虽然国阵在本届大选失去灵北议席,但是白小重开的承诺不变。5月2日希山承诺解决白小问题后,副教育部长魏家祥奉命巡视白小原校。5月14日希山表示準备把一间微型华小迁入白小原校,以便让白小重新启用。11月15日白小原校在阮梁圣公庙举行最后一次毕业典礼。12月6日魏家祥宣布,白小原校易名中华小学,2009年1月铁定开课。◆经过2911日的白小保校斗争,白小原校易名白沙罗中华小学后正式启用,共有100名学生开课。4月22日白小保校工委会出现分歧,代主席邱俊华宣布拆除神庙铁栅及正式解散,但以陈国光为首的委员表示不同意。5月24日白小保校工委会召开赞助人特别大会,以48票通过解散保校工委会。工委会属下约40万令吉,其中2万令吉捐助阮梁圣公庙,其余作为“董教总全国华文独中工委会大学贷学金”属下的白小保校工委会大学贷学金”,由董教总大学工委会负责管理。‧报导:包素菡‧2010.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