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或假科学?罗夏克墨渍测验

  • 作者:
  • 时间:2020-07-26

真或假科学?罗夏克墨渍测验

  1922年4月2日,年仅37岁的瑞士精神病学家赫曼‧罗夏克(Hermann Rorschach)因腹膜炎在手术台上去世。在病逝的九个月前,他出版的《心理诊断法》(Psychodiagnostik)提出一系列以墨渍图作为精神诊断的方法,但并没有得到太多的注意。如今,罗夏克墨渍测验(Rorschach test)可能是全世界最流行的心理测验,甚至启发了安迪‧沃荷(Andy Warhol)等艺术家的创作灵感。然而,一个世纪后,同样的问题依然存在:它在科学上合理吗?

  罗夏克与墨渍的关係可以往前追溯至青春期,当时他在学校兄弟会里因出众的绘画能力被暱称为「Klecks」,意思是德语的「墨渍」。几年后,罗夏克在苏黎世学医期间受精神分析学兴起的影响,并对用来测验创造力的墨渍深感兴趣。后来他成为一名精神病学家,也开始运用墨渍测验来测试病人反应。

  最后,罗夏克从数百幅图中,选择了五张黑色、两张黑红色和三张参杂各色具辨识性的图案,以十幅图组成墨渍测验,并将测验当作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台湾于2014年起改译为「思觉失调症」,下仍使用旧译)的诊断方法。然而,这项测验从1939年开始被採用,最初被称为「人格投射测验」,协助分析师研究隐藏的情绪和动机。

真或假科学?罗夏克墨渍测验

  几十年来,罗夏克墨渍测验很少被有系统地运用,由于仅能依靠分析师的自我判断,因此诊断结果往往不尽相同。但在1960年代,心理师约翰‧埃克纳(John Exner)设计了更严谨的方法将测验与测验结果标準化。与普遍的观念相反,埃克纳认为测验的关键不只是受试者从墨渍中看见什幺,更重要的是受试者的反应:他们说了什幺、他们如何描述墨渍,以及他们注意图案的哪些特徵(形状、颜色或其他细节)。

  然而,儘管经过标準化,许多心理学家仍然质疑墨渍测验的成效和不严谨的人为变因,并批评它的应用範围已经超过当初设计的目的。许多专家担心它在刑事审判上的频繁使用,特别是这种测验经常有过度解读精神疾病的倾向。心理学家彼得‧德伦斯(Pieter Drenth)更把测验形容为「伪科学诊断」。

  基于上述原因,心理学家霍华德‧加布(Howard Garb)于1999年建议,在研究进一步确定测验的真正效果以前,应该暂停将其应用在临床和法医领域。詹姆斯‧伍德(James Wood)、特蕾莎‧内兹沃斯基(Teresa Nezworski)和斯科特‧利连菲尔德(Scott Lilienfeld)等专家也响应了加布的提议。2003年,四名专家共同出版《罗夏克墨渍有什幺问题?》(What’s Wrong with the Rorschach?)重新检视墨渍测验半个多世纪以来的使用情形,他们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墨渍测验的科学基础非常薄弱。

真或假科学?罗夏克墨渍测验

  2013年,美国托雷多大学心理学家琼尼‧米胡拉(Joni Mihura)领导了一项範围更广的研究,蒐集关于罗夏克墨渍测验的科学评论和综合分析。研究结果似乎在某方面还给了墨渍测验清白,至少在最初的用途上是如此,米胡拉说:「若按照当前的研究和适当的规範来使用,那罗夏克墨渍测验确实是有用的测验。」根据专家的说法,罗夏克墨渍测验的强项在于评估精神疾病,异于常人的精神状态让个体与现实脱节,这些很可能是精神分裂症的徵兆。米胡拉和研究同事还开发出一个新的测验系统「罗夏克墨渍测验表现评估系统」(R-PAS),目前已经在许多国家实际应用。

  但德州大学的詹姆斯‧伍德(James Wood)则表示,米胡拉的研究导致部分的暂停墨渍测验申请被撤回,伍德说:「我们可以接受用墨渍测验来评估思维障碍或精神分裂症的相关症状,但我们仍然呼吁暂停将它应用在其他用途上。」伍德不赞成使用墨渍测验来分析「人格的非认知方面」,例如创伤性或非创伤性压力、情绪、忧郁、焦虑或人格障碍。此外,他认为没有足够研究证据能证明「罗夏克墨渍测验表现评估系统」的正确性。

  这场争论仍在继续进行。对米胡拉来说,若有心理学家把罗夏克墨渍测验用在它无法真正衡量的事物上,那幺在没有足够科学根据支持的情况下,其他测验也会面临相同的窘境。米胡拉承认,墨渍测验不应拿来当作诊断忧郁症的方法,但他认为从经验法则来看,合理使用罗夏克墨渍测验的结果比其他心理测验更可靠。然而,伍德认为罗夏克墨渍测验在这个时代已经是「无足轻重且效果有限」的测验,并指出即使是诊断因中风或脑部损伤造成的缺陷,也有其他更可靠也更有效的测验方法。